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庆‘七一’暨读书山房丛书首发仪式”举行

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庆‘七一’暨读书山房丛书首发仪式”举行

黄河新闻网忻州讯(记者付秋杰 通讯员王耀旺) 6月30日上午,由忻府区创建国家级全域旅游总指挥部办公室、忻府区委宣传部、忻府区文化和旅游局主办,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承办的“庆‘七一’暨读书山房丛书首发仪式”在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读书山房”举行。

首发仪式上,忻府区委宣传部三级调研员赵增荣宣读了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国元好问学会会长胡传志发来的贺电。他在贺电中对“读书山房丛书”《遗山园碑铭集释》《元好问碑林书艺集》的出版给予诚挚而热烈的祝贺,并表示,假若没有元好问,不但金代文坛将塌陷过半,元代文学的起点也会被明显拉低,金代历史和文化还将遭受重大损失,因而元好问受到历代文人的敬慕追挽,更多是因为他自觉的文化担当。

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创意策划人、忻州市委党校副校长、一级调研员,《遗山园碑铭集释》《元好问碑林书艺集》《山右四贤墨迹》主编宁志刚介绍了“读书山房系列丛书”三本书的编辑出版情况,他对为系列丛书题写书名的陈巨锁、陈永正表示感谢。他表示,编辑出版“读书山房系列丛书”是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所做传承历史文化的一件重要的事,也是忻州文化界的一件大事。对于社会科学和市委党校来讲,则是一项重要的科研成果。此次读书山房丛书的出版必将带动市区两级文化建设和历史传承的进一步的升华和发展。他还表示,“读书山房”是淸代秀容书院所设机构,在清光绪七年的时候就刻印了《元好问全集》《中州集》,开启了本土刊印一代先贤著作的先河,也使“读书山房刻本,秀容书院藏版”的《元好问全集》《中州集》成为元好问研究的重要部分,在具有历史记忆和文化传承的“读书山房”举行这样的首发式就是要表明,还会有更多的、更有价值的、更有文化意义的“读书山房”的丛书面世。

同时,宁志刚还介绍了“山右四贤”是在山西首次提出的概念,之所以提出这一文化概念,是希望姚尊中、张颔、林鹏、陈巨锁这四位在全国学术成就、书画成就等方面均有极高造旨的学术、书画大家在全国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陈巨锁不仅是忻州的文化招牌,他的道德文章、学术成就、书画艺术在全国均领风骚,他对忻州文化、山西文化的贡献足以称“贤”,陈永正对“山右四贤”这一概念高度认同并欣然题写书名。《山右四贤墨迹》是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秉承“读书山房”传统,进行的一次有益的探索和实践,今后还将继续挖掘出版“读书山房典籍系列”、“读书山房散文系列”丛书。

原中国元好问学会会长、忻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狄宝心在讲话时,首先对《遗山园碑铭集释》《元好问碑林书艺集》的出版表示了诚挚的谢意。他表示,“读书山房丛书”是一个极好的文化品牌,从“读书山”到“读书山房”,再到“读书山房系列丛书”极好地承载了历史文化的演变和传承。他希望能够将历代对元好问的评价也以“碑林”的形式呈现,这一提议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同和重视。

参加活动的市区两级领导和文化界收藏界的知名人士均对《遗山园碑铭集释》《元好问碑林书艺集》《山右四贤墨迹》的出版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一致认为,作为首部遗山园碑铭研究文献,以及首次提出“山右四贤”这一概念,堪称忻州历史文化的重要事件,开拓了元好问研究的新的领域,提升了元好问研究的学术高度和宽度,也体现了宁志刚严谨的治学精神和卓尔不群的文化见识,以及他致力于忻州历史文化传承的使命担当与文化自觉。正如三代中国元好问学会会长姚奠中、狄宝心、胡传志先后所评价:“收罗散佚,传之其人,是文化传承,不止纪念而已 ”、“历史视野,学术担当。钩沉致远,推陈出新、”“文跻九原,雅出秀容。遗山故里,薪火弦歌 ”。

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馆长梁生智则认为,“庆‘七一’暨读书山房丛书首发仪式”是体现了一种综合意义,一是体现了元好问作为中国历史、中国文化、中国文学绕不开的崇高价值;二是体现了历代后人对元好问的研究与纪念;三是体现了书画家以元好问及其作品所呈现的书画艺术;四是体现了元好问碑林、碑文的价值;五是以出版物将以上几点汇集于一体,让更多人能够了解和研究的意义;六是体现了编辑者对历史文化,对先贤崇敬的情怀;七是体现了博物馆的价值,博物馆不仅仅承担着收藏、展陈的功能,更重要的就是传承和再建,通过这样的形式能够让历史文化的价值和意义得到更大程度的利用。

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庆‘七一’暨读书山房丛书首发仪式”举行 山西秀容书院博物馆“庆‘七一’暨读书山房丛书首发仪式”举行

黄河新闻网忻州频道 https://xinzhou.sxgov.cn/content/2023-07/01/content_13022303.htm

© 版权声明
广告也精彩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